胡同裡的台妹
一個台北姑娘在北京的生活與見聞
http://hutongli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兩岸關係的變與務實

2009-05-18 08:49:38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兩岸觀察 | 浏览 61569 次 | 评论 0 条

海峽論壇上,大陸國台辦主任提出惠台八項政策,兩岸之間欣欣向榮。其實就在這幾年,兩岸關係的變動相當的大,而且整個變化都朝著務實與期待的方向前進。

這兩天看了很多新聞,其中有一個部份我覺得很有意思,媒體記者特別點到國民黨副主席朱立倫以「早安」的台式語言向現場來賓問候,中午,國台辦主任王毅就以「中午好」回應。其實語言的使用是很靈活的,這個部份讓我想起了很多過往兩岸之間交流的有趣故事。

猶記得2004年之後,宋楚瑜首次訪陸,到了老家─湖南湘潭,對於鄉親們的熱烈接待與照顧,宋楚瑜在公開致詞時表達對他們的熱情感到「窩心」。據我所知,窩心一詞在大陸意謂著對方讓自己心裡很不舒服,不過在台灣,窩心是對方讓自己心裡感到暖洋洋的。當時為此,國台辦特別發出新聞稿,向湖南的朋友們解釋了宋楚瑜的窩心,可不是大家所以為的那個意思。

 台灣某知名品牌皮鞋海報,很「窩心」唷

其後我自己在大陸生活,遇到各種在言語上差異,例如「感冒」。在大陸討厭一個人說的是我對此人不感冒;台灣就是我對此人很感冒,用法上完全相反。還有,台灣人一天到晚都在「檢討」,可是在大陸「檢討」就是很嚴重的了。還有「可愛」在大陸好像帶有一點幼稚的意思,可是在台灣,可愛卻是一個非常普遍,跨年齡、跨性別的正面稱讚了。在台灣,女性喜歡被稱呼為小姐,如果被叫做女士那意謂著年紀不小了,很讓人沮喪。可是在大陸,女士是尊稱。在台灣,「我好愛你喔」,到處可聽見;在大陸,我好愛你喔是很嚴肅的。還有,大陸習慣稱呼較為親密的朋友「親愛的」、「寶貝」,台灣,親愛的只能是男女朋友或夫妻之間,寶貝大概只有自己的小孩才會被這樣稱呼。台灣,「美女」「帥哥」大概在夜市、街上常常聽見;大陸都稱「姐」「哥」。在大陸,很在意「哥兒們」,台灣,就沒那麼多的哥兒們了。就連「朋友」二字,在台灣就是朋友,不像大陸還隱含著男女朋友的意思。

語言的差異,其實沒甚麼,解釋一下也就過了,有些時候這些差異甚至是有趣的話題,然而心的差異、思維的差異才是真正值得重視的。

我還記得05年的春天,當時兩岸首次包機直航,我在台北的電視台總部,指揮著一天的新聞報導,兩岸都把此事當作了不起的大事。如今,兩岸每逢周末假日就包機直航,而且無須繞飛香港,還可以直達台北松山。以前,對於「大陸人」這三個字,可能有很多很多的意涵,或許還會想到「共匪」一詞。如今,我就生活在大陸人堆裡,還有很多很多的大陸人好朋友,五星紅旗、中國國歌、乃至共產黨、毛澤東,在生活中都是再平常不過的了。

周末走在什剎海,看著燈紅酒綠,有種如夢似幻的感覺,其實在變的我想不只是兩岸關係,就連北京乃至整個大陸的變化,可能連大陸的朋友們都有著不知今夕何夕的感嘆。我常常跟故友說,很多很多地理名詞對於大陸人,可能很平常,但對於我這個台妹而言,卻有一種夢幻感。因為在我的讀書的時代,兩岸是尖銳對立的,長城、紫禁城、長江、黃河……,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吧!

有一回,同事跟台灣的同事msn對話,台灣同事對大陸同事表示感謝,通常台灣人會回「不客氣」,那位大陸同事回的是「為人民服務」。後來台灣同事私下在msn問我,這個大陸同事是不是共產黨員呀?我莞爾一笑,這就是差異了吧!直到目前,有人會關心我「身體是革命的本錢」,我還是覺得有趣,對於北京人常說的「成」、「行」「好咧」等允諾口頭禪,還是有些不習慣。

其實,根據我自己的經驗與感受,很多人覺得,兩岸人民用的是漢字,說的是普通話,就是一家人,沒甚麼困難。然而,因為兩岸的制度與思維邏輯的根本不同,交流仍是有其困難與障礙需要克服,不過,在兩方人民的共同期待下,有些問題都只是過程,就如同兩岸直飛需不需要繞飛香港,過程必須走這一段,走完了,後面就是康莊大道。比較可怕的是,因為語言跟文字的相同,導致對過程中許多問題的誤解,例如,我常常遇見很多大陸朋友會以自己的思維邏輯推想台灣人的想法,台灣人也會以自己的習慣去揣測大陸人,於是彼此之間「粗魯野蠻」「島民心態」就成為對方拿不掉的形容詞了。設身處地站在對方角度想,這個概念要做到其實很不容易。就如同我常跟大陸朋友們說,台灣那麼小,大陸那麼大,台灣人怕大陸甚至敵視其實情有可原,但要大的,把自己縮小替台灣想想,並不容易。就如同很多大陸網友們總拿台灣新聞的事來問我,我覺得實在沒必要。

有一回打車,師傅問了我,看台灣新聞覺得台灣亂得不像話。我笑笑說,那是兩岸人民對媒體報導的根本認知不同。台灣媒體商業化,負面新聞有收視率,所以擴大負面很正常,台灣觀眾已經很習慣。在大陸,媒體報喜不報憂,一個負面報導意謂著問題很嚴重,以此心態看台灣新聞,恐怕都被嚇壞了。師傅聽罷,爽朗大笑說,對對對,這麼解釋他就懂了。所以,我極少針對台灣的媒體報導回答網友甚麼,因為我心裡清楚,很多東西都是一日新聞,把一日新聞當回事,那就是自我困擾。還有很多人在意自由時報,台灣媒體百花齊放,有不同聲音很正常,這一點可能也是大陸朋友們不習慣的吧!

台灣社會,尊重個別聲音,不同,代表了多元化!大陸在意的是集體價值,不同,代表了嚴重問題。就是因為這些邏輯上的根本不同導致了誤解,不只是大陸人不了解台灣,相反的,台灣人對大陸也有理解上的誤區。就算是常常來往於兩岸的駐點記者都有此問題,遑論一般久久不來往的大陸人或是台灣人了。

以己度人,人之常情,按照我所述,恐怕很多人會想,這可怎麼辦?我卻一點也不擔心,其實,兩岸都包機直航了,大陸又承諾今年要有超過六十萬人赴台旅遊,加上通商、通學、通生活,很多現在看來很大的問題都將不會是問題。

只是,彼此之間的變化這麼快,有的時候連我都感詫異,就像中國移動入股台灣的遠傳電信,初聽此新聞,我腦海中也立刻浮現「這怎麼可能」的質疑,我們的心與思維能不能隨著這樣的變化而改變,這恐怕才是交流中的根本問題。我有種感覺,大陸政府原本在我感覺裡是最古板,動作最慢的,但國台辦數次發言,乃至溫總理的「爬也要爬去台灣」卻讓我覺得,連我這個台灣人都跟不上了,這,是好事,但人民,跟上了嗎?

上篇文章,偉人的吐司,其實我通篇闡述的不是偉人(我已言明,不想改變社會集體意識,偉人吐司究竟可不可以,我根本不想辯論),而是職場,以此開頭,只是嘩眾取寵,未料,偉人卻成了焦點。我在大陸常有一種感覺,因為我是台灣人,所以我說的話,會被放大解讀,甚至是有陰謀論的解讀,讓我不勝其擾,不只是在博客,包括日常生活或是工作,台灣人這三個字,好像註定我必須承受某些解讀上的質疑。變,在我的感覺上,只是領導們的一句話,但心卻並未隨之改變,不只是民眾,就算是公機關也是如此吧!

星期天傍晚,經過了一條長河,看著暮色中的長河,我心想,這就是我想像中的大陸,那種蒼涼的美麗,在台灣少見。最近,常常覺得自己活在夢裡,不真實,感覺自己甚麼都掌握不了,那種如夢似幻,或許來自於不適應,看著高樓林立的北京,有時候覺得,其實自己並不是在北京,胡同、古蹟,都得要到特定地點才能看見。感覺上,好像昨天還在「反共」,今天卻在「共」裡生活。

坦白說,我十分討厭被問到許多問題,但許多問題卻成為生活中的必然,就像某天我接到某位網友的來信,提到他對台灣某些言論的「不滿」,就像有許多人覺得我這個台灣人工作起來太較勁,生活禮節太繁瑣,顯得「虛偽」,討厭的理由其實很簡單,因為這都是過程而不是結果,錯把過程看成結果,其實犯了根本的路線錯誤,但我時常必須得面對這種路線錯誤。在北京,我甚少覺得自己是台灣人,我有個北京閨密知己,很感激她,很少讓我覺得自己是台灣人,是個特殊分子。我也很感謝故友,他也很少讓我覺得自己有甚麼不一樣(雖然故友常常跟我聊毛主席、國共戰爭,甚至唱東方紅,哈哈)這些許許多多的好朋友,當我們在交往時,恐怕,台灣、大陸、共產主義還是三民主義都不是重點,這就是務實吧!誰天天抱著甚麼意識型態過日子?難道我就不能吃小蔥拌豆腐了?

其實幾乎常有的感嘆是,大概從來沒想到,在兩岸關係的洪流中,我竟然是切身體驗著這中間所有的酸甜苦辣,有的時候其實我是驕傲的,因為兩岸這麼多人,能有這種切身體驗的,恐怕少之又少,無論是先生還是先生,他們哪有我這種福氣,能在這歷史的腳步中,一步一腳印,每個腳印都有我的一分小小力量的人生經歷呢?

 

註:針對窩心與感冒二詞,具有創意思維的唐大哥,立刻提供一段造句,在此提出。短短一段話,在兩岸不同的解讀下,立刻變成完全相反的意思。

 

本來我對某人很感冒,結果昨天他的行為讓我很窩心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偉人的吐司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沉默的酸楚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胡同裡的台妹

幾時歸去,做個閒人,對一長琴,一壺酒、一溪雲。新家:http://hutongtaimei.blog.sohu.com/ 胡同台妹email:hutongtaimei@163.com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